[阅读]姜文,装在硬汉套子里的5岁男孩

作者:心理系统管理员 时间:2014-12-22 12:00 点击量:

文/胡慎之,原文载于《Vista看天下》杂志14年第34期

花样大叔吴秀波在一次访谈中说:“演戏时的我才是真的我,生活中我恰恰是演戏。”同样为大家所熟知和喜爱的姜文,也是个“多面体”:戏里的硬汉姜文,是他,生活中稍显腼腆孩子气的姜文,也是他;攻击性强的姜文,是他,讨好式的姜文,也是他;敏感细腻的姜文,是他,随性的姜文,也是他。

从心理动力学角度来看,姜文的多面体表现源于他其实是一个无所不能的纯爷们与一个需要母亲保护的男孩子之结合体。

精神分析的鼻祖弗洛伊德把人的心理发育过程分为五个时期,分别为口欲期、肛欲期、俄狄浦斯期、潜伏期和生殖期。对男性而言,所谓俄狄浦斯期就是恋母情结,这个时期的男孩通常会有愧疚感和“阉割焦虑”,即在无意识中因为无法满足母亲而感觉愧疚,以及因为害怕强大的父亲知道自己有这样的愿望而割掉自己的小鸡鸡(所以俗称“阉割焦虑”)。这个时候,男孩对父亲便会有很矛盾的认同方式:一方面认同父亲,另一方面会幻想超越父亲。如不能顺利地度过这个时期,则男孩对母亲的愧疚感或“阉割焦虑”会被一直带到成年,继续参与其成年之后的生活(无意识之中对母亲的愧疚会泛化为对女性的愧疚,下文中有详述)。

假如一个男孩子在俄狄浦斯期与母亲关系过于紧密,或者说父亲缺失(没有父亲或父亲缺位;母亲过于强势、父亲过于软弱;抑或抑郁的母亲与一个回避逃离的父亲),那男孩就会无意识去扮演一个男人角色去满足母亲的需要。因为丈夫缺位,母亲把理想化男性的角色投射到儿子身上,儿子会感觉很无力而生愧疚,同时又因害怕与母亲之间的“乱伦”(“乱伦焦虑”)而感到害羞。在无意识中,儿子亦会向自己幻想中的理想男性去认同(比如英雄或其他特别强大的男性角色),他会幻想自己也是那样的。

这样的男性在成长过程中,若没有一个真实男性认同,他一方面会以无所不能的男性形象去呈现自己,另一方面又会像个5岁孩子取悦妈妈那般去讨好女性、满足女性的需要,同时因为“乱伦焦虑”的存在而在与女性接触时保持害羞,这就是姜文所呈现出来的状态。姜文对强势女性的欣赏,更多是对强势母亲的忠诚,当然,也满足了其无意识中与强势母亲不分离的愿望。

电影中的硬汉角色,是姜文内心幻想构造出的无所不能的男性,特别强大。可恰恰因为缺少了成年男女之间的丝丝情愫,以及那种眉来眼去、男欢女爱,硬汉的感情世界总是不够浪漫温润,比如求爱也总是被一种类似机械的表白所替代,甚至求爱过程更如一个5岁男孩问妈妈要东西般直接。

姜文的真实坦率,更像一个任性的孩子在与人建立关系时,缺乏成人的世故和圆通,同时攻击性极强。特别是在他保护自己的时候尤为明显:那种情境下,他会生出极大的恐惧,由于他在恐惧时太无力、无助,所以他会用愤怒的方式去表达,因为愤怒让人有力量。

此外,我们发现,他的合作伙伴更象是一个父亲,在各种访问中都会陪伴在旁。他渴望获得父亲的认同和保护,甚至到了没哪个人在不接受访问的地步。孩子对于小伙伴的需要,总是那么强烈,因为那样更有存在的感觉。并且,与小伙伴之间没有太多边界感,所以他对身边的人是没有架子的,什么都可以分享的。

姜文喜欢小孩是出了名的。特别爱孩子的男人,通常内心中有一个幼年期的自己(“小男孩”)。所以,姜文和孩子之间的交流几乎是没有障碍的。与其说他在满足他的孩子,不如说他在满足那个曾经被妈妈严厉对待,并且缺少父亲关爱的孩童时期的自己。

姜文能满足很多女性对男性的幻想,那也是他自己对男性形象的认同,是硬汉。但似乎总是缺乏柔情,因那个只是他的面具。一个脆弱敏感,害羞并自卑的5岁小男孩,或许更像他真实的存在。
友情链接 -> 宁波心理网 | 浙江心理网 | 中国心理咨询网 | 中国心理学会 | 中国心理网 |
Copyright (C)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宁波中学心理教研室 版权所有